不要对教育问题进行功利炒作

2019-03-05 14:25

尽管目前填报志愿工作并未全面启动,但不少状元都透露了自己的意向。根据公开报道,记者梳理发现,有18名省级状元中意未名湖,另有7人钟情清华园。专业上看,管理学、经济学、法学为热门。(7月6日法制晚报)

内容提要:尽管目前填报志愿工作并未全面启动,但不少状元都透露了自己的意向。根据公开报道,记者梳理发现,有18名省级状元中意未名湖,另有7人钟情清华园。

我不清楚媒体报道状元选择北大或清华是出于何种考虑,但从这种“状元花落谁家”的报道中能清晰地感受到媒体在状元问题上的纠结和分裂。

制度的问题,当然是主要问题,然而,制度之下每个参与教育的人的选择,也极为重要。个体的努力,可以防止制度的弊端被不断放大,同时,个体的观念和行动,也是推动制度改革的力量。如果全国所有媒体都能行动起来,不在高考期间炒作状元,不把状元作为指标来分析基础教育、评价大学,那么,社会对状元的关注也就会逐渐变得理性,这也能为打破唯分数论,建立多元人才评价体系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。

笔者并不赞成由政府部门发文禁止媒体炒作状元——状元是当前考试招生制度的产物,媒体也有报道的自由,但是,笔者却希望媒体能多一些理性,不要对教育问题进行功利炒作,进而加剧教育的功利化。对此,一方面需要媒体在报道教育事件时,多考虑其所产生的社会影响,比如对于状元的报道,是助长唯分数论还是淡化唯分数论,应有一个基本的价值判断;二是应发挥行业自治的作用,在报道教育事件、教育问题时,要有媒体的规范和操守,不能迎合功利的教育追求。大家都清楚,状元不过是一次考试的第一名获得者,为何却把他(她)炒作为“神”?

几乎所有媒体,对此前北大、清华争抢状元给予了抨击,认为这是唯分数论在作怪,中国一流大学只关注高分学生,很没出息和品味,可是,转过身来,媒体又拿状元做文章,比如报道北京文理状元都选择北大,这不也是在鼓动唯分数论吗?既然媒体如此关注状元的走向,北大、清华能不抢状元吗?如果北大不抢,结果媒体报道,全国所有状元都选清华,北大将会遭遇怎样的口诛笔伐?前几年,北大和清华都曾宣布,不再公布本校招收状元数,可北大清华不公布,媒体公布得更积极、更热闹。

针对积重难返的应试教育问题和教育功利化问题,我国当前在推进教育改革,在笔者看来,教育改革要得以推进,既需要自上而下的艰难推动,也需要自下而上的积极参与,其中,媒体的作用十分重要。媒体承担着向公众正确解读改革措施,普及教育常识、理念的任务,而不是故意炒作教育话题,搅浑水。在报道教育问题时,可以有激烈的争论,有不同的观点,但是,应该有基本的教育底线。众所周知,我国基础教育已深受应试教育之困,突破应试教育困境,应是所有关注教育、希望中国未来有好教育者的基本意识。

(熊丙奇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,文章第107 次入选“锐评”栏目)

很多时候媒体扮演的角色,不是坚定反对唯分数论,更多的是火上浇油。对于媒体炒作状元,教育部门在多年前就明确反对,而且有的省市教育考试院也不再公布前100名学生的排名。但是,在高考成绩公布的当晚,各省状元全部登上媒体版面,被大肆宣传,省级媒体关注省状元,地区报纸关注地级市状元,县报炒作县状元,这是在淡化还是强化状元?在报道状元过程中,媒体还不忘进一步吸引眼球——做本省状元最多高中排行,状元报考高校排行,状元选择专业排行,等等,这种以状元为指标的排行,不是引导中学把培养状元作为办学重大业绩,大学把招收多少状元作为招生政绩吗?

教育的改变,需要全体公民的参与。当前,对于教育问题,有两种观念,一是教育问题太多,不可能改变,因此放弃改变;二是我们都是教育问题的“受害者”,继而推卸自己的责任,包括北大清华抢状元,媒体炒作状元,都不会认为自身有什么问题,有问题全是制度的问题。